Malaysian Chinese Family Tree Logo 马来西亚华裔族谱中心 | Malaysian Chinese Family Tree

陈群川

 |  2010-01-27 15:48:34 |  马来西亚华人公会

kstan1.jpg
陈群川

出生:

陈群川祖籍海南省文昌县,1940年9月24日出生于雪州蒲种新村,家中兄弟姐妹共七人,较后随父母迁至吉隆坡冼都木屋区,就读于志文华小,中学转入冼都美以美英文中学。

陈群川的父亲是一名小贩,家境贫困,所以他从小就须分担父母亲的工作,生活清苦。

在贫苦的环境下,他在美以美英中九号班毕业后,找到一份国家电气局的书记工作,那时他的志愿是当一位电气工程师,于是每晚去工艺学院读大学先修班,考到高级剑侨文凭后,就申请调到巴生的发电厂工作;可是,事与愿违,他竟当了化学师的助手;不久,因工作不合心意,转换工作,在内陆税收局任职调查员,服务五年后,被调派到马六甲,因为照顾家庭,无法远行,只好另外物色一份工作,在益梳的税务部当税务部助理,三个月试用期满,被升为税务顾问,较后并兼任美孚石油公司税务顾问及多间会计公司的顾问。

政治道路:

1970年,陈群川受丹斯里林梧桐赏识,聘请为云顶高原的总经理。当时的云顶高原,还在发展阶段,陈群川毅然抛下益梳的优厚待遇,以及赴纽约的受训良机,转随丹斯里林梧桐上山,结果把云顶高原发展成为我国闻名的旅游胜地。在这期间,他展露的商业才华,受到商界的注目和赞赏。

1976年,陈群川前往美国哈佛大学攻读高级行政学课程。

1977年,陈群川在云顶高原担任七年的总经理后,于1977年5 月1 日接受马华总会长丹斯里李三春邀请出任马来西亚多元化合作社的总经理,以及马化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他同时开始在政治上积极活动,走上政治道路。

陈群川的人生哲学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1978年7月8日,第五届全国大选,陈群川第一次出师即告报捷,中选为彭亨州劳勿区国会议员。1979年中选为马华中委,后出任马华联邦直辖区联委会主席。

1982年4 月22日,全国举行第六届大选,陈群川奉命移师首都,竞选白沙罗区。当时在这选区出现的三角战中,和他对垒的是民主行动党的V.大卫及回教党的南利耶辛,结果他以14522 张多数票再度中选,成为白沙罗区国会议员。

1982年9月26日,陈群川出任马华副总会长。

党争爆发: 

1984年3月19日,马华爆发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党争危机,并拖延了20个月之久。担任代总会长的梁维泮博士援引总会长权力,撤消陈群川直辖区联委会主席与李金狮的雪兰莪联委会主席职位。接着,纪律委员会主席麦汉锦更进一步开除14名各级党领袖,包括:当时是票选中委兼副财政部长的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林良实医生,及当时担任副总会长的陈群川,担任马青总团长兼当然副总会长的李金狮,以及多名中委与州、区、支会领袖。

导致当权者采取这项断然行动的导火线是这些被开除者极力追查党内出现“假党员”的事件。制造“假党员”者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假党员”在来届党选击败对手,以便成为党的合法领导者。

在此之前,也就是1984年3 月17日,一批中委在当天长达七小时的中委会议中,正式提出议案,要求中委会设立一个委员会调查党内有人大量制造“假党员”的事件不得要领后,15名中委联名签署公函要求订于4 月22日召开全国特别代表大会,以通过议案,选出一个调查委员会,负责进行彻查“假党员”事件。

当时的当权者采取断然的开除行动,其动机明显地是要阻止全国特别代表大会的召开,此举却激起全国基层的不满,使情况变得更加恶化。

1984年3月21日,一群中央代表通过报章刊登启事,吁请全体中央代表签名,集体要求在4 月29日召开特别代表大会,以便伸张正义,恢复被开除者的党籍,同时通过秘密投票,任命一个特别委员会彻查“假党员”事件,并议决中止该年3月至5月间举行的支、区会选举,以便核定党员名册及在名册核定后30 天内举行党选。

他们也发出要求召开特大的统一表格给全国中央代表签名,而且在短短48小时内便收集了总共1499名中央代表的签名表格,占总数2517名中央代表的59%以上。

中央代表大会是党章明文规定的党最高权力机构,召开特大无疑是解决党内纷争的最适当途径,无奈当时的当权者固执己见,千方百计阻止特大的召开,形成党危机。

1984年5月17日,当高庭在怡保开审假党员的案件时,当权者不得不在法庭上承认当权者控制的10个区会中,曾拥有21,693 名“假党员”。

“假党员”真象在法庭曝光后,当时的当权者“公信力”已丧失殆尽,全国80%以上区、支会、马青、妇女组各单位,以及 45名马华国、州议员,为贯彻党内民主,纠正党内歪风,奋起斗争,进行一场烈火朝天,意义重大的〈党内民主改革运动〉。

当时的当权者虽然顽冥如故,但经过20个月后,最终不得不屈服于党内外的正义压力,接受国阵调解人嘉化巴巴(当时的副首相)为首的临时委员会的调解原则和方案,允许举行一场公正和干净的选举。

领导马华:

1985年11月24日马华召开党选举大会,这次党选举,由临时委员会主持,在双方同意的独立秘书处毕马威公司的协助下,顺利举行被延迟了的党常年大会,由中央代表通过秘密投票,选出以陈群川为首的马华公会新领导层。

新领导层的产生,结束了过去20个月的党危机,马华党员在新的领导层下,恢复团结及进行巩固党的任务。

1986年3月2日,总会长陈群川的新领导层为贯彻〈党内民主改革运动〉的精神,召开特别代表大会通过修改党章,实践诺言,修改了党员可轻易被开除的原有条文,将马华民主化新的领导层采取更开明及集体负责的领导方式,马华因此进入民主与门户开放的新时代。

1986年8月4日全国大选,陈群川以6135张多数票,中选霹雳州务边区国会议员。

辞卸总会长职:

一项始料不及的不幸事件却在新领导层产生后不久发生。总会长陈群川因其私人商业问题在新加坡面对法律诉讼,他多次向中委会提出辞职,惟受中委会一致婉拒;当新加坡高庭作出判决后,他再度呈辞,中委会派遣一个代表团前往新加坡劝请他重新考虑辞职的决定,但他却坚持辞职决定。

1986年 8月27日,马华中委会鉴于陈群川辞意坚决,没有其他选择,只好沉痛及勉为其难的接受他辞去马华总会长职位。不过,中委会对陈群川为重新团结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及把党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的精神,致以崇高的敬意。

陈群川卸职后,原任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林良实医生根据新党章的规定自动填补空缺,成为马华公会总会长。他继续推行集体领导,集体负责的原则,贯彻民主改革运动的精神,负起马华的领航任务。



http://www.mychinesefamilytree.net/e/action/ShowInfo/?classid=11&id=380